fb4app

书迷楼 .,精彩免费!

吴敌看着面前的老头,也是有些诧异的神情。

起初吴敌还没搞明白眼前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,但是捡起来,这才是发现,面前的东西不是别的事物,部都是一片一片的龟甲!而且,以吴敌的眼力看来,这些龟甲最难得的不是上面记载的东西是什么,而是它们身上都带着一种相似的气息,这相似的气息来源吴敌倒也是想的明白的——这些龟甲

,部来自于一头巨龟!

这发现也是让吴敌有点目瞪口呆的感觉,地上的龟甲虽然破碎了,可一片一片的,却分明都是有着几乎相同的气息链接在一起。

这样的感觉也是让吴敌想到了一件极为惊讶的事实。眼前这么多龟甲的主人,生前究竟是有多么庞大的躯体,又是有着多么恐怖的修为,这些甲片上陈旧的历史气息让吴敌几乎难以想象,因为在吴敌的感知之中,哪怕是历

经了无数的岁月洗磨,这些甲片上,仍旧是清晰的存在着一股生命气息。

只是现在,这些生命气息开始变得衰败,所以才是会有这么一些腐烂的气息。

“把这里扫干净吧。”侏儒老头的嗓音传来,似乎带着一些疲惫,也是打断了吴敌的沉思。

吴敌转过头,看了一眼流着眼泪的侏儒老头,心里也是有些诧异。

不知道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,但是看这样子,眼前的龟甲殿,定然是跟他有着很大的联系。

而他本身,好像并不能进来眼前的这龟甲殿中,所以才是会找了吴敌帮忙,来协助清扫这里。

超甜美治愈系美女暖暖笑容沁人心脾写真

可吴敌想不明白的地方就是,眼前这龟甲殿中的东西,分明是一头巨龟,怎么就跟眼前的老头扯上关系了。

而且就算这两个东西能够扯上联系,吴敌琢磨着这龟甲殿之中的东西,也不止它说的九百年历史了。

这么复杂的关系,吴敌一时间也是百思不得其解。

但是他左右看看,这里也是没什么危险就是了,当下也是顿了顿便是直接上前,小心的将那些龟甲周围的灰尘之类的东西,都是温和的清扫了一遍。

随后也是皱了皱眉,鼓起衣袖,一阵内劲翻涌之下,这密闭室内的污浊空气也是好了不少。

这一切发生的也没有什么异样,吴敌也是不太确定的看了一眼那侏儒老头:“这样就可以了吧?”

按照正常的标准,这么打扫已经算是超标了,要知道一个斩我境界的高手,还是吴敌这种内劲夸张的人,扫地那可是比吸尘器要厉害的多了。

虽然看似没怎么动静,不过这龟甲殿说到底也就只有这么大的地方,这里边大概也就还剩下点微生物了。

那侏儒老头看了吴敌一眼,也是点点头道:“你不去看看?”

此时他的声音也是有些低沉,显然是有些糟糕的情绪还没有平复过来。

而吴敌此时也是有点挠头的看了看侏儒老头,随后也是蹲下身来了。

虽说这龟甲书里边的东西,肯定不是吴敌要的起灵书,不过来都来了,那肯定也是要仔细的看看才是了。其实若非是这一路走来,吴敌跟吴福寿扯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还真不知道这龟甲书是什么鬼东西,其实这龟甲书上的东西,大约就是相当于吴敌之前见识过的甲骨文

了。

而且这甲骨文,也是更加的生动,还真就是刻在这些兽骨上面的。

相对于外界的情况来说,吴福寿曾经也是提起来过,这龟甲书,在补天阁之内也是极为珍贵的存在,平均那些竹简典籍出现十多本,龟甲书也不见得有那么一两分。

起初的话吴敌也是没有多想,因为所谓的龟甲书,吴敌也着实是觉得有点让人无奈,寻常的龟甲不过就那么大一块,能够记载的下多少内容?

要是真的将一篇完整的功法秘籍用龟甲给记录下来的话,那需要的可能是成百上千只王八壳才行。

而这么多王八壳放在一起,古人也没有个编号的习惯,这起来究竟是要怎么,也实在是太艰难困苦了一些。吴敌寻思着,就算真的有一份极其珍贵的龟甲书放在自己面前,只怕是想要破译解读,最少也需要有那么十个八个的古文高手来齐心协力合作,再搞他个十天八天的才会

有那么一丁点机会琢磨出来就是了。

这种时间成本和人力成本之下,想要正常的龟甲书的难度实在是太大太大了,这也就是吴敌为什么不上心的缘故了。

但是眼前出现的龟甲书,吴敌也是有点脑袋疼的感觉,毕竟不管怎么说来,眼下的情况就是,这里确确实实的有着这么一份龟甲书。

可吴敌拿起来的时候,才是看到了让自己难以理解的文字,顿时苦笑了一声。

这上面的东西,简直就是一个一个的鬼画符,压根就不是自己熟悉知道的文字就算了,根本就是完看不明白。

当下吴敌也是苦笑一声,有点无奈的问道:“前辈,这上面的东西,我是完看不懂啊。”

侏儒老人冷哼一声道:“你若是能够看懂,那才是奇怪了的事情!”

吴敌也是白眼一翻:“那你让我看了做什么?”

侏儒老人也是冷哼一声:“你要是不愿意看,那就出来吧,我带你去别处!”

吴敌一愣,这老头的脾气,简直就是茅坑里的石头,又臭又硬,压根是叫人懒得搭理。

但是吴敌这一会儿,脾气也是犯了,这么一份珍贵的龟甲书,连轩辕府都是专门建了个这样的阁楼给保存起来,珍贵程度显然是极高的。

而这么个地方,自己倘若是来了之后没有看看,下次再来,谁知道还有没有这个机会看?

当下吴敌也是一屁股坐在地上,也不理会那侏儒老头的眼神,当下就是从头到尾开始翻阅那些有些残破的甲片了。甲片上记载的东西,甚至吴敌都感觉不是一种文字,而是一些奇怪的记号,但是吴敌仍旧是皱着眉,一片一片的往下看。

`